bet356.com新华侨报:不应过于乐观日本对华政策

日本在野党在8月30日的第45届众议院大选中终于胜出,“大嘴”麻生太郎领衔的自民党如料败北,日本政坛有望从此进入两大政党轮流执政的新体制。在这种背景下,人们自然关注首次执掌国柄的未来的对华政策是什么?关注其政策可能对中日关系未来走向产生的影响。

从目前来看,中国大陆许多专家学者都对日本执政后的对华政策持乐观的态度,认为中日关系将因此得到进一步的发展。我们则认为,对日本的对华政策不应过于乐观,或者说只能持谨慎乐观的态度。认真分析起来,有这样几个方面的考虑。

首先,我们从政党的来源和组成进行分析。日本并不是像日本、日本社会那样的土生土长的左翼政党,在对外和安全保障政策方面一贯具有自己不同于执政党的政策主见。

日本实际上是在日本政坛“破坏王”小泽一郎多次合纵连横下从日本自民党中脱胎、蜕变、分裂出来的一个政党,是主要由原日本自民党反叛成员和左翼社会党中的右翼共同组成的一个政党。要想让他们有一个与日本自民党完全不同的包括对华政策在内对外政策,是不现实的。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的对外政策是日本自民党对外政策的拓展和延伸,或者说是日本自民党内部“能做不能说”的那部分对外政策的“公开化”。

其次,我们从日本可能采取的对美政策进行分析。日本战后,如果没有美国从政治、军事到经济、文化的各种方式的扶助,是不会有今天这番成就的。因为有了日美军事同盟、因为有了美国的“核保护伞”,才有了日本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强国”的今天。因此,无论说美国是日本的“恩人”,还是说美国是日本的“大哥”,都是不为过的。

但是。在日本发展起来的今天,准备执政的日本围绕着冲绳美军基地、日美安保协定、日美“核密约”等一系列问题向美国发出一个又一个要求“改变”的讯息,实际上是谋求日美军事同盟中的平等地位,谋求和美国“大哥”平起平坐。日本对美国这样的“恩人”、“大哥”尚且如此,能指望着他在对华政策的障碍性问题上对中国采取“友好”态度吗?

再次,我们从这次大选中的“中国议题”来进行分析。实际上,正如许多媒体都报道的那样,在日本这次大选中,“中国议题”已经淡出,并没有成为各个政党竞选讲演的焦点。日本虽然在“政权公约”中提到日中关系,也是一笔带过的。

根据日本媒体的验证报道,“政权公约”中的内容并不是在执政中都能够实现的。大选期间,日本的“领袖群们”尽管发表过一些未来将促进日中关系的言论,但那大多是媒体记者们“逼”问出来的,也不排除这是在大选中为了有意表示与自民党不同的“做秀”表现。

第四,我们从领袖的执政理念来进行分析。日本的“幕后黑手”小泽一郎尽管从事过诸多包括推进实施“长城计划”在华植树造林的友好活动,但他一直是一个对华强硬人物,主张“该对中国说什么就直接说出来”,认为中国在军事上对日本是一个“威胁”。

日本党首鸠山由纪夫尽管多次表示认识到日中关系的重要性,但日本在野党领袖中只有他一人会见过窜访日本的“”分子。今年8月27日,鸠山由纪夫在美国《纽约时报》上撰文指出:“当前的事态明确表明,中国将成为世界上主要的经济体之一,同时还会继续扩大自己的军事实力。在不太遥远的未来,中国经济的规模将超过日本。”“日本夹在美国和中国之间。美国正在努力保持自己作为世界主宰力量的地位,而中国则在谋求成为世界的主宰力量。在这种情况下,日本应该如何保持自己的政治和经济独立并保护自己的国家利益呢?”

日本“希望减小我们的邻国中国构成的军事威胁,同时确保中国的经济发展能够有序进行。”这是鸠山由纪夫的“心里话”,也可以看作是他今后处理日中关系的原则:一是要有助于保持日本政治、经济的独立和国家利益;二是要有助于解除他所认为的中国的“军事威胁”;三是要有助于让中国经济按照日本规定的“有序”发展。

第五,我们认为日本至今并没有对解决今后日中关系中的障碍性问题——台湾问题、东海油田开发、人权问题等等提出过具体建设性意见。此次大选过程中提到的有关执政后不参拜靖国神社、建设取代靖国神社的悼念设施等,也不完全是为了维护日中关系,更多地是在着眼于让日本在“历史问题”上从亚洲的困局解脱出来。对此,不应有更多的“误读”。

综上所述,中国不应对日本的对华政策过于乐观,还应有“多手准备”,以中国经济的坚实发展作后盾,扎实推动中日关系的良性发展。(蒋丰)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华文报摘【编辑:官志雄】专题:日本2009年众院选举相关新闻·自民党支持者“曲线救党”姑且让一试身手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