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未来陆军画一幅素描像–中外陆军院校长南京论坛侧记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twpzb.com/,西班牙人

新华网消息(黎云、王婷):自从有了战争,也就有了陆军。然而,随着战争形态的不断演进,“陆军主宰战场、陆战决定全局”的观念一变再变。

11月5日至6日,以“加快推动陆军转型,建设适应信息化战争需要的新型陆军”为主题的中外陆军院校长研讨交流活动在南京陆军指挥学院举行。未来陆军长什么样子,陆军院校长们为它画出了素描像。

当联合作战已经深入人心后,陆军转型面临的首要问题是指挥体制,即如何减少中间环节和中间层次,实现快、准、精、联的作战指挥。

“特别是对特种作战来说,应尽量减少中间指挥层次,才能精确掌握作战行动的进程。”特种作战学院院长唐胜群说。

电子工程学院院长徐北巨则认为,陆军正面临着兵力规模减少,职能任务增多的发展趋势,扁平式的指挥体制可以使作战行动机动速度更快、战场灵活性更高、综合作战能力更强。

陆军航空兵学院院长陶炳兰说,陆军航空兵在飞行走廊和空域划分、空中掩护和联合保障方面,对指挥体制的要求更高。

装甲兵学院黄永平院长在研讨中提出,我军应着力建设“矩阵式非层级”的一体化指挥体系,将指挥层次缩减为军—旅—营三级,增强信息支撑能力,实现战场态势掌控、运筹决策、精确打击、协同控制、作战保障的一体化指挥。

未来陆战场呈现出智能化、无人化和隐形化特征,陆军的信息化装备越来越多,从而导致对战场信息制权的空前激烈争夺,并贯穿始终。

“只有实现武器装备信息化,才能够使作战力量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最准确的位置,而且能够在最需要的时间、地点实施最精确的火力打击。”装甲兵学院黄永平院长说。

作为陆军之盾,防空兵近年来在信息化建设中取得了较大进展。防空兵学院院长赵天翔发言说,现代空袭早已从“地毯式”轰炸转变为“点穴式”打击,空袭武器正在向隐身、远程、精确和高速方向发展。防空兵武器系统必须实现信息化,向常态化联合防空、精确化防空反导方向拓展,才能有效应对多样化空袭武器。

南京陆军指挥学院训练部部长李春立提出,陆军武器装备信息化的前提是人才,必须把培养陆军信息化人才,作为引领陆军转型的基本路径,大力培养创新型人才,才能使陆军适应未来战争。

模块化的概念源于美军。美国人于2001年和2008年两次在其《作战纲要》中明确提出了组建模块化部队的构想。主要思想是改变传统的重炮厚甲式陆军,进而根据作战需求建立一支反应灵活、具备多种作战能力、适应新作战环境需要的轻型陆军。

装甲兵学院黄永平院长说,在未来陆战中,陆军各“模块”规模不等,功能不一,完全按照每一场作战的特殊需求进行随机抽组,“即插即用”。模块化部队的规模可大可小,数量可以增减。“不过装甲合成营应当是固定的基本模块,具备独立作战能力。”黄永平说。

国防信息学院院长徐跃军说,一般来说,未来战争大都是可控的小规模战争,部队的打击目标是具体化的、清单式的,根据打击清单来抽组部队符合战争规律。

特种作战学院是第16次全军院校会议后新组建的陆军院校,院长唐胜群说,根据作战任务和环境,对特种部队进行合理编组,才能使特种部队规模适度、数量比例恰当、质量匹配合理,便于指挥和协同。

在机械化战争中,炮兵和装甲兵一度是陆军突击力量的主体。如今,陆军航空兵、特种力量,电子对抗力量的加入,构建起立体化的陆军突击力量体系。

装甲兵学院黄永平院长认为,装甲兵、特种力量、陆军航空兵和炮兵以及其它相关兵种,共同构成陆战突击力量,也是实现占领与控制的基本力量。这些力量的一体化联动程度,决定战争进程和战争结果。

“装甲机械化部队是地面突击作战的主体,特种力量是“尖刀”“耳目”。”院长唐胜群说。陆军航空兵学院院长陶炳兰则认为,陆军航空兵的机动速度是地面部队的5到10倍,且在复杂地形下的突击优势不可比拟。

如何充分发挥本兵种的核心作战能力,同时进行各种力量的优势互补,也是讨论热点。国防信息学院院长徐跃军说:“搞好了有1+1大于2的战斗力倍增效应,搞不好也有100-1=0的战斗力崩溃效应。”

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院长石忠武说,今后的陆军,不仅能应对来自地面的威胁,还要应对来自海上、空中远程打击的挑战,不仅要应对正规军,还要应对国际恐怖势力、极端势力的挑战,必须确立多能作战的观念,使传统的“单能”陆军转型成为“多能”陆军。

近年来,中国军队在应对非传统安全威胁领域一直是中坚力量,在历次抗洪抢险、交通应急、地震救援、打击和国际维和以及人道主义救援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工程兵学院副院长徐志民中详细介绍了工程兵部队在应对非传统安全威胁时做出的努力。“工程兵已经成为维护国家安全战略,开展国际安全合作的重要兵种。”徐志民说。

在非传统安全领域中发挥重要作用的还有防化兵,除了可以“烟迷火烧”配合步兵打开突破口,达成直瞄火器难以达成的特种作战效果外,在核生化应急救援、日本遗留化学武器处置等任务中,防化兵参与和处置国际核升华事务的能力,有效遏止和抵御核生化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