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译:一直和长相带来的自卑作斗争

和身边人提起张译,他们十有八九需要时间反应一下。但如果提到《士兵突击》、《辣妈正传》、《我的团长我的团》、《北京爱情故事》这些热播剧,张译的形象就立刻生动鲜明了起来,史今、元宝、孟烦了、石小猛几乎让你脱口而出,“原来是他啊!”有这样反应的朋友,少不了还会再补一句,“他演戏是真好”。

俗话讲,这叫戏比人红。演员张译早看淡了这一切,他自己先调侃上了:“谁让我长了张路人脸呢。”以现代审美来看,张译的确不是帅哥,说丑吧也不是丑得很典型。但这样一张路人脸,只要进入角色,就会让人感觉难忘起来。

在投身大荧幕之前,张译拍了多年电视剧,一开始的起点是龙套演员,这让他很早就明白,如何在有限的戏份里榨出水来。

有一次在话剧舞台上,张译的角色是警察,台词就一句线,时间到了。”就这一句话,张译还动了动心思,活生生拖延到了两句,“5498,时间到了;时间到了,5498!”就这样,在台上多露脸了一秒钟。

拍《钢铁年代》的时候,因擅自加戏,张译差点挨打。那是一场车站的送别戏。原定的剧情是在火车徐徐开动后,张译要把心爱姑娘与安德烈的定情手绢给他从窗口递过去,戏就算完。拍的时候,递完手绢,张译停下喘了口气,突然又拔腿狂奔,跑到安德烈的窗口下蹦起来,给了对方一个大嘴巴。导演孔笙认为“效果特别好”。

2005年,张译参演了胡玫导演的《乔家大院》,饰演陈建斌的小跟班,戏份不多。有一天,胡玫拍着张译的脑袋问:“小张译啊,今年多大了?”张译说:“27了。”胡玫回:“你记着,男演员28岁再不出来,您就洗洗睡吧。”张译听完一身冷汗。此时,距离《士兵突击》播出,还有不到两年的时间。

张译高考考了北京广播学院,专业第一,结果锡伯族同学靠少数民族加分顶走了他的名额。在高考志愿一栏只填了广院的张译收到的是居委会大妈送来的“待业青年证”。为了有张文凭,家里交了三万块钱学费,给张译争取了个哈尔滨话剧院自费生名额。虽然拼了命看了2000多个苏联剧本,对斯坦尼体系也能侃侃而谈,但真正站上舞台表演还是和想象中有差距。一段时间,张译最自卑的是长相不帅,甚至丑得也不够有特点。有时候,演戏找不到感觉,再照照镜子,会发现五官更拧巴了。

《士兵突击》对于张译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由此,张译的演艺之路发生转折。张译说:“最实在的来讲就是解决了我的温饱,让我脱贫。”当年他每月1700元工资,除了生活费和手机费,一个月能剩下的钱不超过三百。更重要的是,这部戏树立起了张译作为演员的自信,“我慢慢看到了自己在社会上的价值,让更多的人认识我,那是我的一个好运气的起点。”戏拍完,张译也脱下了军装,正式转业。

脱下军装快十年了,张译还是觉得和社会有些“脱节”。几年前,张译接到了一部戏约,导演大名鼎鼎,看中了张译演男一号。张译很快和片方签了约,也让经纪人推掉了所有工作。可就在正式拍摄那天,制片人打来电话,让他再次试戏。张译说:“我当时就傻了,签了合同还要试戏,这意味着什么?”他拒绝了。其间,有各种人来劝他妥协,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在我们这个行业里,你还真把合同当回事吗?”

有很长一段时间,张译都觉得自己不是“圈儿”里的。有一次,一个编剧问他喜不喜欢某剧,没留任何转圜余地,张译脱口而出,“不喜欢,好多桥段都是抄的。”编剧沉吟了片刻,说:“那是我写的。”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twpzb.com/,西班牙人